第一回4 膽大包天的“幫忙” T
    鄭焰紅可能越來越接近**了,她的身子扭動的幅度跟她雙手動作的幅度都越來越夸張,但是,好似總是差那么一點點讓她不能盡興一樣,她的叫喊聲越來越急躁,那讓趙慎三聽的血脈賁張,恨不得當場脫下褲子也打個手銃的銷)魂吟)哦也變了聲調,后來居然帶著些哭音了!

    趙慎三正值身強力壯的時候,因為妻子生過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為照顧孩子分了神還是身子沒有養好,對男女之事總是顯得十分勉強,對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滿臉的不耐煩死魚一般躺著不動,讓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無味,跟吃了少油沒鹽的菜一般難受。

    看著床上這個極度需要男人的撫慰的女人,趙慎三忽然忘記了這個女人就是他平時畏懼如虎的、能一言確定他成敗榮辱的領導,在他的眼里,此刻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可憐到極點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濟困的大俠客一般幫她一把,讓她暢快淋漓的嘗到男人的味道。

    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誘惑這雙重作用讓趙慎三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膽包天,昏頭昏腦的、手忙腳亂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褲子,連上衣都沒來得及脫就撲上了床,一把就把那個女人依舊在雙腿間忙乎的手拉了過去,二話不說身子一挺就把他比尋常男人還要粗大許多的本錢塞進了早已被女人揉搓的汁水淋漓的穴道里去了,那里面溫潤濕滑而且緊致無比的感覺簡直是太好了,他一點都不溫柔的拉起女人的雙腿猛地往自己身體上一拽掛在肩上,就那樣把她按在床邊惡狠狠地砸起來。

    鄭焰紅剛剛的確是被自己無能為力的行為弄得懊喪不已,她費了半天的勁就是不能跟以往一樣沖上那個頂峰,正想再最后努力一把就算了,誰知道突然之間居然被人把手打開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根火熱粗壯的異物就恰到好處的把她空落落的身體跟空落落的神經給填塞滿了!

    但她依舊有一絲殘存的理智在作用著,就掙扎著想要推開他,可是那暴風雨般的撞擊卻是帶給了她那么震撼的快樂??!他的塵根是那么的把她充填的那么實在,一下下惡狠狠地撞擊又是那么的一點點把她送上了云端,她長這么大,還從來不知道男人的玩意兒居然有這么大的魔力,居然能夠把她從一個實實在在的人變成一團輕飄飄的棉花團,而他就那樣伏在她身上,把她當成褥子一般享受著。

    她忘記了呼救了!這種平生第一次的、*蝕骨的快樂讓她忘卻了侮辱,別說現在讓她推開身上的男人了,就是這男人自己要走她恐怕也要死死地拉著他,讓他把她送上云端再走了!

    趙慎三的確沒有讓她失望,他正值壯年再加上也受了饑餓,此刻兩個人的的確確是**,焦渴到了一塊兒,這一番折騰可就恰似火星撞地球了!?c=860010-0319010000

{ganrao} 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 理财通官网 开奖记录 江西快三推荐一定牛 辽宁11选5玩法公式 广西11选5规则 顺配宝 多乐彩下载安装 泳坛夺金快赢481手机下载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走势图 基金配资价格 一头中特免费大公开 股票涨跌历史 广东快乐12开奖结果图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控 吉利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