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2 偷窺 T
    晚上十點!

    趙慎三的老婆打來的電話已經口出惡言了,這讓他原本就焦躁不堪的心情更加惡劣了!惡狠狠的盯著鄭焰紅的房門,恨不得一腳踹開走進去揪出那女人問問她知不知道他也需要回家?

    這也僅僅是酒醉后想想而已,真實中的鄭焰紅卻跟名字天差地遠,別說紅紅的火焰了,整個人就好似是一大塊千年不化的堅冰一般冷硬!趙慎三平時正眼瞧她一下都會激靈靈打個冷戰的,莫說是揪著領子吆喝了,就算是讓他低聲下氣的央求恐怕也會結巴!

    “會不會領導在我去廁所的時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現在了怎么還沒動靜?”

    趙慎三等急了倒聰明起來,想著他等了這么好幾個小時,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外加三瓶堪稱催尿劑的啤酒,廁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如果鄭主任一個人出門走了他怎么會知道呢?

    “靠!總不能在這里傻等吧?”他咒罵了一句,想了又想自己僅僅是一個連中層都不是的小科員,怎么夠得著給領導打電話詢問是不是回家了呢?

    他突然間泛出一個聰明主意來——辦公室每天要早早來人幫領導打掃房間提開水,自然有領導屋里的鑰匙!

    趙慎三就經常在一大早沒人上班的時候就把領導屋里收拾干凈,在領導來之前趕緊退出來坐回到辦公室。

    他咬了咬牙站了起來,拿起那一串整個機關所有領導鑰匙的匯總走向了走廊東頭最朝陽也最豪華的一把手辦公室!

    整棟樓除了辦公室,都是一片黑暗,趙慎三帶著驚悸輕手輕腳的用鑰匙擰開鄭主任的門走了進去,隨手又把房門給鎖上了,正想開燈,卻馬上聽到了一種十分讓人驚訝的聲音,居然是女人帶著焦渴的呢喃呻吟聲!

    趙慎三一聽領導居然在屋里登時嚇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第一反應就是想轉身逃出去,可是他馬上就被這種奇異的聲音吸引了——那聲音怎么聽都像是領導病了!可是,這是什么病???發出的聲音居然像是……叫0床?

    他在黑暗中豎起了耳朵仔細的傾聽著里面的聲音,果然,那是一種壓抑的女人的呻吟。

    那種低沉的,從喉嚨里才能發出來的、帶著極度媚惑的聲音趙慎三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經常聽到。

    只是這曖昧到極點的聲音怎么能從領導、特別是女領導,更特別的還是一個從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的女領導的里屋發出來呢?

    “難道領導居然在辦公室偷人?靠!這也太來勁了!”

    趙慎三如果沒喝那三罐啤酒,他是不敢進套間偷窺的,可惜他喝了(也許應該說幸虧他喝了),于是,他的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難以按捺,居然貓一般踮起腳走到套間的門口偷眼往里面看去,這一看有分解:毛頭小子變身*大盜,冷領導竟成火熱*了!

    讓我們記住這一個時刻吧,這個讓趙慎三翻天覆地的時刻,讓他一輩子都念念不忘的時刻!?c=860010-0319010000

{ganrao} 股票融资杠杆怎么开通 河北快3开奖直播 河南新快赢481下载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福彩 高端制造业龙头股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加拿大快乐8是真的吗 幸运飞艇全球统一开奖靠谱吗 七星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100%的出号规律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始 广东11选五一定牛势图 快3福彩平台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图解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8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