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逆乾坤 正文 第777章 派遣
    鬼零其實完全有能力阻止他,可現在玄黃洞天深處的超級高手已經開始向著這里狂奔而來,如果鬼零繼續追擊,勢必要面對更多的超級高手。

    陳道清眼睛微微一瞇,鬼零隨意消失在虛空之中。

    轟??!

    封云劍徹底晉升為上元仙器。

    周川差一點摔到在地上,他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陳道清微微一笑,封云劍如此握在手中,感覺到一股毀滅的力量充斥其中,陳道清仿佛要壓制不住這種力量,要出去找人試試。

    這就是力量的沖動。

    當你擁有一種力量的時候,他就會明白在這種力量的驕橫之下,想要在一瞬間得以釋放。

    如果釋放不出來,就會成為一種壓抑,心情會很不爽。

    可是,陳道清的意志太強大了,他還是壓制住這股沖動,重新站立在虛空之上。

    此時,封印已經消除,唯有他與周川還站在原地。

    頓時,一道道身影降臨此地,這要比過去的幾個月還要熱鬧。

    一道道強大的氣息鎖定在陳道清與周川身上,還有一個去而復返的文安。

    陳道清在人群中看到了玄黃閣副閣主李良。

    在他身邊不知道什么大人物,這股氣息最為強橫。

    “有些不妙,連內閣副閣主張生都現身了?!敝艽氐廝檔?。

    內閣與外閣之間雖然沒有特殊的界定,但除了兩大閣主之外,還是要以內閣為基礎。

    內閣才是玄黃閣真正的力量體現。

    這位內閣副閣主張生乃是整個玄黃閣的第一副閣主,哪怕李良都不能違背他的意志。

    陳道清看得出來,這位內閣副閣主已經達到了金仙巔峰狀態,甚至在力量上要超越鬼零,怕是只有半步就能踏入玄仙境界了。

    一步登天,玄之又玄。

    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整個玄黃洞天,真傳弟子修煉的地方,足足出現了數十尊金仙大能。

    “墨魂,還不速速見過張副閣主!”李良當即喝斥道。

    “弟子墨魂,見過張副閣主以及諸位長老?!背碌狼邐⑽⒈?。

    此時,這些長老對他都是虎視眈眈。

    “張副閣主,正是這個邪魔弟子,他已經完全入魔,竟然連游堂長老也擊殺了,讓我玄黃閣失去了一位金仙長老,這種邪魔,必須誅殺!一定要徹底誅殺!”文安激動地嘶喊道。

    “文安長老,剛剛被打的屁滾尿流的時候你怎么不喊?你長老的威嚴何在?一個手下敗將,要是我現在就去死,根本就沒臉活著,以后還如何在眾多弟子面前抬起頭來成為榜樣?”陳道清不屑地說道。

    “你?。。??”文安一聲嘶吼。

    此時的他如同一頭暴怒的雄獅,似乎要動手將陳道清給徹底吞噬。

    這是**裸的打臉,簡直就沒有給他留一絲余地。

    其實,他們之間已經不需要再留余地,因為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好了!”張生突然開口了。

    文安的聲音戛

    然而止,這位第一副閣主在玄黃閣擁有極大的權威,甚至擁有生殺大權。

    哪怕文安作為長老團成員,他也不敢太過忤逆張生的號令。

    “你就是墨魂?”張生冷冷地凝視著陳道清。

    陳道清眉頭緊蹙,他不禁身體有些顫抖,現在他的足以滅殺金仙大能,可在這位第一副閣主面前,還是有些震顫。

    “回稟副閣主,弟子墨魂?!背碌狼騫Ь吹鼗賾Φ?。

    “你殺了游堂長老?”張生質問道。

    “是的!”陳道清靜靜地點了點頭。

    “副閣主大人,剛剛是墨魂不小心失手,因為游長老他......”周川正要著急的為陳道清辯解。

    “住嘴!”張生一聲厲喝:“周川,你身為玄黃閣弟子,不懂自律,本座就罰你面壁思過一百年!”

    張生大手一揮,頓時周川就被禁錮起來,接著被張生一提,周川瞬間消失在原地,似乎被瞬移到了其他地方。

    陳道清眉頭緊蹙,這位張副閣主已經達到可以隨意禁錮金仙大能的境界了。

    這種級別已經無限接近于玄仙高手了。

    “副閣主大人,弟子周川有什么錯,為何要受到禁錮?”陳道清抬頭挺胸問道。

    “你身為玄黃閣弟子,竟然擊殺本閣長老,你真以為玄黃閣戒律無法懲處你嗎?”張生蔑視道。

    “回稟副閣主大人,弟子承認一時氣憤擊殺了游堂長老,但他確實是咎由自取?!背碌狼謇淅淶廝檔?。

    “你給我一個合適的理由,否則本座今天就要代替閣主將你打入六道輪回!”張生冷冷地說道。

    陳道清微微咽了口唾液,隨即說道:“因為游堂長老是玄黃閣的叛徒,人人得而誅之!”

    “什么???”文安一聲驚呼。

    其他長老此時也都開始竊竊私語,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陳道清道出這樣一個理由,倒是連李良都沒有想到。

    “荒謬!”張生一聲冷哼,隨即大手一揮,同時將陳道清禁錮:“游堂在玄黃閣已經數千年,就算你是叛徒,游堂也不會是叛徒!”

    “上一次天一教襲擊我玄黃閣弟子,其行走的路線都是游堂泄露,而且他還數次幫助天一教想要擊殺弟子,這些都是鐵的事實,更重要的是,他親口承認了自己的惡行,這才讓弟子一時氣憤將其擊殺!”陳道清口若懸河的吼道。

    “什么???你說的可是真的???”李良當即質問道。

    “句句屬實!”陳道清斬釘截鐵地說道。

    “副閣主,千萬不要相信這個邪魔說的鬼話,他是想拖延時間,一定是想用什么秘法脫身,現在一定要徹底斬殺他,不要再聽他的辯解了!”文安激動地說道。

    “你可有證據?”張生冷冷地說道。

    對于這一次與天一教開戰,玄黃閣確實準備了許多,他們也堅信天一教在玄黃閣內部隱藏著一些內奸,可一直沒有端倪,找不到底細,這一次陳道清陰差陽錯的找出這個理由,讓眾多長老不得不相信。

    “沒有!”陳道清搖了搖頭:“只是他親口對我承認

    ,我才一時失手?!?br />
    “沒有證據難道還妄想讓本座相信你???”張生冷聲喝道。

    “副閣主大人,難道你寧愿相信一位已經隕落的叛徒,也不愿意相信一位可以擊殺金仙大能的忠誠的弟子???”陳道清突然一聲嘶吼。

    頓時,張生眉頭一皺,陳道清的話似乎點醒了自己。

    他說的沒錯啊,游堂已經死了,而且浪費了數位金仙大能的灌頂才晉升為金仙,與這位叫做墨魂的弟子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如果此時將他殺死,很可能錯殺了一位將來不可限量的超級天才。

    “副閣主大人,弟子知道犯下了彌天大錯,可弟子隨時都能突破金仙境界,如果以后門派需要弟子效力的地方,弟子責無旁貸,而且游堂長老能做的事情,弟子同樣能做,而且做的還要更好!”陳道清繼續嘶吼道。

    “張副閣主,我看他說的不像是假話??!”李良在一旁緩緩地說道。

    此時,李良的身后也聚集了幾位長老,其中就有玄冥二老,他們都是受到過陳道清恩惠的人,上一次如果不是陳道清,他們很可能都要在天一教的圍攻當中隕落。

    更為重要的是,當他們聽聞是游堂引來了天一教高手,他們內心更加氣憤,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陳道清。

    其實,所謂的叛徒的事情,絕對是子虛烏有,這是陳道清隨口胡說的一個理由而已。

    而且他提及此事,無非就是說給門派眾多長老以及李良等人聽的。

    這件事情他是為門派做出巨大貢獻的,而且也提醒了李良此時要為自己求情。

    “張副閣主,此時不能再聽信他的話了!”文安激動地說道。

    “張副閣主,此事必須從長計議??!”李良嚴肅地說道。

    張生此時也陷入猶豫當中,他當然知道陳道清說的很可能是假話,但他說的也不無道理,因為他的確要比游堂強大太多了。

    可是,萬一他是叛徒怎么辦?

    “副閣主,如果此時與天一教開戰,弟子愿意全力以赴,為門派立下汗馬功勞!”陳道清激動地說道。

    張生猶豫不決當中,似乎被陳道清的話語給感染了。

    “本座給你一個機會!”張生突然說道。

    “張副閣主???”文安有些躁動。

    “好了!不要再說了!”張生呵斥道:“從今天開始,你馬上前往玄州邊境,那里近來不斷有妖人襲擾,你去平叛戰亂,讓本座看到你對門派的忠誠!”

    “多謝副閣主!”陳道清恭敬地說道。

    頓時,他身體之上的禁錮完全解開,又重新獲得了自由。

    只是,陳道清現在也搞不清楚這張生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游堂身為玄黃閣長老,私通其他門派,背叛玄黃閣,雖遭門下弟子私自處死,也算咎由自??!”張生大手一揮:“此事就此作罷,都散去吧!”

    張生說完,隨即消失地無影無蹤。

    文安的眼神中充滿厲色,最終卻也只能消失在虛空當中。

    數十位金仙大能跟著一起消失。
{ganrao} 飞鱼彩票走势图规律 代理配资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任选四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天津快乐十分 快乐扑克玩法中奖规则 北京体彩快中彩 河南彩票快三 5分快3倍投靠谱吗 000659股票行情 河北快3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湖北11选5遗漏号码 552彩票app 广东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