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大联赛足球直播



關燈
護眼
字體:

天下足球直播521:第六百一十二章 這個位子,你來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興隆茶社中,隨侍在皇帝身邊的柳楓眼看皇帝和太后談笑風生,品嘗著一個個名廚的手藝,而三皇子在這對至尊帝后時不時的考問之下,大多數時候也表現得很不錯,至于裕妃和妃以及幾位公主郡主們,那也至少從表面上看其樂融融,他不禁輕輕舒了一口氣。

    容易惹是生非的張壽和朱瑩這一對一走,真的就天下太平了!

    然而,在他沒注意的時候,皇帝卻有些意興闌珊地打了個呵欠。

    再好吃的菜肴,哪怕是龍肝鳳髓,吃多了也就這么一回事。更何況從剛剛到現在不停地吃吃吃,味覺都已經快麻木到吃不出好滋味了。而當皇帝不經意間瞥了一眼三皇子,見人赫然正在發呆,他就知道,兒子也嫌無聊。

    早知道就不放張壽和朱瑩走了!張壽那小子常?;崠詞露?,偏偏又妙語連珠,極其擅長狡辯,而朱瑩又快人快語,從不管對手是誰,有這一對妙人在,他飯也能多吃兩口,哪像現在這么四平八穩,連個說話逗趣的也沒有……哎,這一點三皇子就比不得四皇子了!

    想到這里,皇帝就直接撂下筷子,沒好氣地吩咐道:“去個人到江都王府打探一下,那小兩口不回來也就算了,四郎怎么也不見人影了?看個熱鬧要這么久?”

    三皇子這才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可他才張了張口,皇帝就仿佛知道他要說什么似的,眼疾手快抄起盤子里一道粵式鹽焗雞的雞腿,直接塞進了兒子嘴里,把人到了口邊的話給堵了回去,這才好整以暇地拍了拍手。

    “這道菜滋味不錯。自漢之后,鹽鐵專營,素來乃是朝廷取利的不二良方,因而鹽價常常貴到平民百姓常常吃不起,私鹽販子更是猖獗。然則太祖皇帝應天命而生,重農亦重工商,不以鹽取利,就連煮鹽之法也大為改進。如今這道菜,成本雖高,卻也談不上貴重了?!?br />
    三皇子被這雞腿噎得滿面通紅,可聽到父皇的這么一番話,好容易才把雞腿從嘴里拿出來的他頓時恍然大悟,隨即滿臉崇敬地點了點頭。

    而這一幕落在太后眼里,太后卻是又好氣又好笑。都已經是二十七年的太平天子,膝下兒女一大堆的人了,竟然還這么任性!明明只是逗兒子,卻還煞有介事說一番大道理,也就是三皇子這種老實孩子才會當真。這樣純良的孩子是很好,但還得多學學機巧……

    裕妃看皇帝戲弄三皇子,也不禁啞然失笑。一旁的和妃性子恬靜,兩人隨口閑談,卻也不嫌無聊,只是她看著宗女們那一堆中,已經名花有主的德陽公主三人明顯很說得來,可卻還要不時照顧落落寡歡的永平公主,心中就不免有些嘆息。

    反倒是太夫人和九娘坐得安如泰山,兩人甚至還有閑情逸致商談著朱廷芳和朱瑩的婚事該如何操辦……至于之前永平公主和朱瑩針鋒相對那點事,兩人仿佛完全沒放在心上。

    只有吳閣老和大學士張鈺,今天壓根不知道自己是來做什么的,只能干脆把精力全都放在了吃這個字上,評點時倒是比誰都盡職盡責。眼看這已經快完結了,兩人忖度帝后剛剛的反應,正小聲商議回頭入選的會有幾人,突然就聽到樓梯上傳來了一個蹬蹬蹬的上樓聲。

    知道二樓是陸三郎招呼著一群民間評審,閑雜人等此時絕對不會被放上來,吳閣老和張鈺對視一眼,都覺得這應該是四皇子回來了。果然,下一刻,兩人就聽到了一個響亮的聲音。

    “父皇,兒臣回來了!”

    隨著這個聲音,一個敏捷的人影就竄了上來,隨即一溜小跑直接到了御前。見三皇子手上還拿著個大雞腿,滿臉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四皇子就笑嘻嘻地說:“三哥放心,我雖然餓了,可也不會搶你吃的……”

    嘴里說著這些不著邊際的話,四皇子眼珠子卻一陣亂轉。他先是到太后與裕妃和妃那兒行禮道安,轉而一溜煙回到了皇帝身邊,附在人耳邊,可憐巴巴地說:“父皇,兒臣闖禍了!”

    皇帝額頭青筋跳了跳,隨即卻也不動聲色,只是淡淡地說:“哦,說來聽聽?”反正不是偷聽偷窺卻被江都王抓住,便是在江都王府又偷偷溜進了他那位堂弟的工坊,弄壞了什么東西……反正這熊孩子就是這種搗亂的性子!

    然而,皇帝那張淡然不驚的臉,很快就僵住了。因為四皇子大爆嘴速,飛快地將那樁詭異的落水案,以及他在沈縣令和三個書生面前說的話,一五一十原原本本都招認了。

    若是按照四皇子的性子,那當然不會這么老實。然而,同樣在場的張壽,卻知道四皇子今天“童言無忌”闖出來的禍有多大。最要命的是,當時在場的人實在是不少!

    所以,在沈縣令說出彈劾兩個字時,他就立刻把四皇子拖了過來,疾言厲色地要求他立刻回興隆茶社,向皇帝稟報這件事,不許有任何隱瞞。

    可是,四皇子此時嘴里說著自己闖禍,心里卻不覺得自己闖了什么禍,可皇帝卻是又驚又怒,到最后一只手甚至忍不住死死捏著扶手,否則他懷疑自己會不會一把抓過身旁的柳楓,然后把這個多嘴多舌的乾清宮管事牌子給踹下樓去!

    上一次這家伙便泄漏消息給四皇子,他已經重重罰過了,這一次竟然還再犯!

    不但再犯,泄漏的更是司禮監的秘事!要知道,宮中閹宦是如何來的,如何培養的,這也就是少部分人知道的隱秘,閣老們也許會了解一點,但平常朝臣和讀書人卻絕對不知道!

    柳楓這家伙是活膩味了嗎?

    侍立在天子身側的柳楓突然發覺渾身發冷,可他迅速往四周圍瞥了一眼,卻沒察覺到什么異樣,一時只能歸結于自己太敏感。他完全沒注意到,正把玩著一把剛剛切羊腿小刀的皇帝,此時此刻嘴唇緊抿,眼神幽深,竟是已經怒到了極致。

    好容易克制住了立時三刻發作的沖動,皇帝瞥了一眼此時如同老實鵪鶉一般的四皇子,這才沒好氣地問道:“就你一個回來了,他們呢?”

    出這么大事,張壽和朱瑩就這么躲了?躲得過初一還躲不過十五呢!

    四皇子雖說是熊孩子一枚,但卻是最擅長察言觀色的,此時見父皇這樣子,他不禁心里發毛,暗想老師真的猜對了,父皇竟然真的怒了!

    雖說不知道自己到底錯了什么,他還是上前伏在父皇肩膀上,對著那耳朵小聲嘟囔道:“老師對沈縣令和林老虎他們說過話,就把三個書生帶回張園去了?!?br />
    皇帝眼皮子一跳,暗想總算張壽還知道控制住那三個很可能會大嘴巴的書生,還囑咐了沈縣令和兩個捕頭,前者估摸著在張園還不會亂說話,后者估計沒用,縣衙里人多嘴雜,肯定難以禁絕??傻彼幕首鈾黨魷亂瘓浠?,他就覺得腦袋炸裂了開來。

    “沈縣令說他要彈劾柳楓……父皇,就這么點小事至于嗎?”

    “小個屁!”皇帝終于忍不住罵出了口,見太后和其他人都訝異地看了過來,他就強打笑容解釋道,“四郎這小子不干好事,一出去就闖禍,九章和瑩瑩都沒看住,朕還得去給他收??!這接下來到底選誰進御膳房,干脆母后做主吧!”

    說到這里,皇帝就直接站起身來,隨即瞥了一眼滿面茫然的三皇子,一錘定音地說:“三郎,你是就要做太子的人了,這一次的事情,你幫你皇祖母一同參詳斟酌,剛剛朕的喜惡你應該最清楚!朕不在,這個位子,你來坐!”

    最后這七個字帶著鮮明的意義,一時間,吳閣老和張鈺不由得雙雙站起身來。

    而太后微微一怔,立時意識到所謂四皇子闖禍,絕對不是在江都王府做了什么這么簡單。見裕妃和太夫人等人也紛紛起身,她想了想,索性也站起身來,沖著皇帝點了點頭。

    “皇帝你若有事就去吧,留下三郎就行。你這說風就是雨的性子,我也消受不起,倒是三郎比你這個父皇呆在這兒,反而還穩妥一些?!?br />
    “那好?!被實鄱蘊蠹煩雋艘桓魴θ?,隨即伸手拉過三皇子,把他往正中椅子上一按。見人愕然坐下,隨即就像屁股被燙著了似的,一下子彈了起來,他就笑著摸了摸人的腦袋,復又把人強行按坐在了椅子上,“三郎,做好這件事,權當是朕給你的考驗!”

    三皇子呆滯地點了點頭——哪怕他此時此刻心里一團漿糊,很希望能夠拒絕。就算是讓他幫著太后選拔御廚,卻也不用坐在這個位置吧?然而,見皇帝就這么拽著四皇子急匆匆離去,柳楓慌忙緊隨在后,他心里不由得竄出了一個念頭。

    看父皇這風風火火的架勢,四弟難不成真的闖出了什么彌天大禍嗎?他要是不去,父皇要是沖著四弟發作起來,會不會連個勸解的人都沒有?老師和瑩瑩姐姐怎么也不來,怎么讓四弟獨自回來稟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有個人對他說說清楚!

    三皇子的心情,皇帝此刻已經完全顧不上了,他只知道,有太后壓陣,三皇子行事穩妥,必定不至于出什么紕漏。而等到出了興隆茶社,眾多衛士簇擁上來,他翻身上馬,眼瞅著后頭柳楓也已然跟上,他不禁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

    “父皇,現在上哪去?”饒是四皇子再熊,此時也知道情況好像比自己預計的更加嚴重,當下就小心翼翼地探問了一句。見皇帝黑著臉不說話,他只能硬著頭皮問道,“是去宛平縣衙,還是去老師那兒?”

    “回宮!”皇帝迸出了這兩個字,隨即毫不猶豫地撥馬便走。面對這種情形,四皇子吃了一驚的同時更嚇了一跳,趕緊打馬跟上。而隨著大批銳騎營兵馬訓練有素地開道護衛跟隨,落在最后的柳楓不禁有些幸災樂禍地嘿然一笑。

    今天楚寬在太夫人和九娘面前吃了癟,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四皇子也分明是惹怒了皇帝,這還真是痛快解氣!這兩個一個從來不把他放在眼里,另一個害他被皇帝責罰,又丟臉,險些又丟了位子……最好皇帝一氣之下,好好責罰這兩個家伙!

    皇帝一路風馳電掣,等到徑直從東安門進了東華門,長驅直入乾清宮,他就直接喝退了所有伺候的內侍宮人,唯獨留下了四皇子和柳楓。眼見柳楓眼觀鼻鼻觀心,一臉事不關己地坦然,他越看越火大,最后不由得重重一拍扶手。

    “混帳東西,竟敢在四郎面前搬弄是非,誰給你的狗膽子!”

    柳楓最初聽到混帳東西四個字時,還沒意識到這是在罵自己,等聽到后面的話,他才意識到不妙。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在撲通一聲跪下的同時,立刻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訴了起來:“皇上,奴婢什么都沒做……”

    “什么都沒做?呵,什么都沒做,四郎怎會知道司禮監是怎么收人的,怎么知道那都是善堂收養的孤兒,怎么知道要斷絕親情鄉情,怎么知道那要通過層層篩??!”

    連珠炮似的一連串問題之后,皇帝見柳楓這才漸漸臉色發白,他就冷笑了起來:“看來你是想起自己對四郎說過什么話了?”

    四皇子見柳楓偷看自己,他就惱火地瞪過去一眼,隨即索性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將柳楓告訴自己,自己又在眾人面前說過的話依樣畫葫蘆再次說了一遍,末了才悶悶不樂地說:“他信誓旦旦說這都是真的,還帶我去內書堂看過……所以我今天忍不住才說的!”

    如果說之前覺得自己委屈到了極點,那么此時此刻,柳楓看到皇帝那張越來越冷的臉,他就知道自己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告訴四皇子司禮監的那些事,他自然是居心不良,可他是希望四皇子到皇帝面前說,誰知道四皇子竟然大嘴巴到外頭瞎說,甚至還加上了四個字。

    什么叫做是柳楓說的!他把心一橫,直接痛哭流涕連連磕頭,卻是聲淚俱下地說:“皇上饒命,奴婢只是因為四皇子好奇問起時方才賣弄,實在沒想到他會到外頭說……奴婢只是見司禮監自成一體,歷代萬歲爺爺都不知道選人的那點貓膩,所以奴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ganrao}